2007的最後一天下午,我到學校聽博物館學老師請來的人的演講(LV品牌某高階公關?),在東成跟小青找資料,巧遇老師和系棒聊天,處理社務,弄弄弄到6點多,方才踏上回家的道路。踏上許久沒坐過的接駁專車,跟別人人擠人到士林站。逼逼下車進去捷運站逼逼上月台等車來,然後渾渾噩噩的到了台北車站轉車。出來後,人真是超級無敵霹靂多,現場要有好幾位人員控制人的流量,大家都在往市政府站移動,時間是7點多。很麻煩的擠出來,出了站,不管站內還是站外的人都很多,車子都不得不讓人先走。
  看了看跨年表演節目,看了看無聊的新聞,家人提議要去看101煙火,我想大可不必。不過這算是頭一次我們家人有要去現場跨年,外加聽說這次是最後一次的表演,大約在11點多,我們一家人朝101方向出發。整條忠孝東路,都是人,都是為了看煙火的人,有半邊的路已被交通管制,大家大剌剌的走在馬路上,體驗著似遊行示威時的囂張快感。喔,不,必勝客那裡已經有很多人聚集在那裡了,我們勉強穿越人群,翻了牆,朝國父紀念館方向走去。時間已剩倒數5分鐘,好不容易找到個可以看到101尖端的位置,時間所剩不多,我跟我哥站在較高的位置來看。現場都是人,有早就來佔位坐著的人,有快到煙火要放還在走動的人,有幾個掉入爛泥巴陷阱的人。大家聽到遠方open將方向,也就是市政府跨年演唱會那裏發出的歡呼聲,隨即煙火四射,漫天飛舞,變化出各式各樣的效果出來。這3分08秒的煙火,來的快去的快,大家驚嘆聲連連,看完後大家開始要散。問題來了,人那麼多,怎麼散勒?

Eric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5) 人氣()